<noframes id="hj3jz"><mark id="hj3jz"></mark>

    <form id="hj3jz"><th id="hj3jz"><th id="hj3jz"></th></th></form>
      <noframes id="hj3jz"><noframes id="hj3jz"><noframes id="hj3jz"><form id="hj3jz"></form>

      湖南金天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項目轉讓合同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

      來源:互聯網 作者:未知 時間:2019-05-09

                                            湖南金天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項目轉讓合同糾紛再審民事判決書

      最高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8)最高法民再154號

      再審申請人(一審被告、反訴原告,二審上訴人):湖南金天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常德市漢壽縣龍陽街道城西社區柑子園巷27號。

      法定代表人:陳楊,該公司總經理。

      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進齋,該公司工作人員。

      委托訴訟代理人:余仁財,湖南南琴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申請人(一審原告、反訴被告,二審被上訴人):永州市恒豐房地產有限公司。住所地:湖南省東安縣建設大道105號。

      法定代表人:孫有才,該公司董事長。

      再審申請人湖南金天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天地公司)因與被申請人永州市恒豐房地產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恒豐公司)項目轉讓合同糾紛一案,不服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湘民終471號民事判決,向本院申請再審。本院于2018年3月29日作出(2018)最高法民申338號民事裁定,提審本案。本院提審后依法組成合議庭,于2018年5月24日公開開庭審理了本案,再審申請人金天地公司的委托訴訟代理人陳進齋、余仁財,被申請人恒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孫有才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金天地公司再審請求:撤銷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湘民終471號民事判決和湖南省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湘07民初17號民事判決;確認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的《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轉讓付款協議》《補充協議(一)》《補充協議(二)》《補充協議(三)》《補充協議(四)》及《合同結算書》等系列合同均無效,并對本案按照無效合同作出裁判。事實和理由:(一)本案《項目轉讓協議》應認定為無效合同,二審認定為有效合同,屬適用法律錯誤?!俄椖哭D讓協議》所轉讓的是《漢壽縣新西套市場升級改造項目合同書》(以下簡稱《項目合同書》)項下的權利義務,而該《項目合同書》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的規定,屬無效合同。既然《項目合同書》是無效的,則在此基礎上的《項目轉讓協議》亦應認定無效。首先,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十三條、《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第四條的規定,工業、商業、旅游、娛樂和商品住宅等經營性用地,應該以招標、拍賣或者掛牌方式出讓?!俄椖亢贤瑫分械母脑祉椖繉儆谏虡I、商品住宅經營性用地,應該采取招標、拍賣、掛牌出讓的方式出讓土地使用權,但漢壽縣人民政府以《項目合同書》形式將相應的土地交由恒豐公司開發、建設,違反法律規定,應認定為無效?!秶薪ㄔO用地使用權掛牌出讓成交確認書》也進一步證明,金天地公司是通過公開掛牌方式競得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的,實際上也不可能依據《項目合同書》和轉讓協議獲得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其次,漢壽縣人民政府無權處分《項目合同書》中37.3畝土地使用權,該37.3畝建設用地中的12320平方米使用權人為漢壽縣商務局和漢壽縣湘浙市場經營有限公司,其他的土地使用權分別屬于不同的房屋所有權人。而且,《項目合同書》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三十八條、第三十九條所規定的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的行政程序和規劃條件,在簽訂《項目合同書》時,并不存在“應當依據控制性詳細規劃”以作為“國有土地使用權出讓合同的組成部分”。再次,漢壽縣人民政府將房屋征收與補償工作以《項目合同書》的形式交由恒豐公司實施,違反了《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四條、第五條的規定。按照上述規定,縣級人民政府無權“組織實施房屋征收與補償工作”,也無權委托房屋征收實施單位。此外,本案轉讓協議的補充協議中的1500萬元變為3000萬元的條款無效。如前所述,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因基礎合同無效而無效,《補充協議(三)》中的“義務款1500萬元”經過“投資入股18個月按1:1投資回報固定紅利即變為3000萬元”的約定,當然無效。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聯營合同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解答》第四條的處理原則,該條款名為投資實為借貸,為我國金融法規所禁止,同時還約定與1500萬元本金相等的利息,應屬無效。(二)本案應當追加漢壽縣人民政府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原審未追加,程序違法。本案中,征收補償的義務主體即漢壽縣人民政府。無論是恒豐公司還是金天地公司,為征收補償所付出的成本都應該向漢壽縣人民政府追償或者從土地出讓金中予以核減抵扣。本案爭議的“轉讓費”實際主要為房屋征收補償成本,本應由漢壽縣人民政府支出而沒有支出,故漢壽縣人民政府因《項目合同書》取得的財產,應予以返還。因此,漢壽縣人民政府與本案的處理結果有法律上的利害關系,應參與本案訴訟。綜上,金天地公司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條第六項、第八項規定申請再審。

      恒豐公司答辯稱,(一)案涉《項目轉讓協議》及系列補充協議和《合同結算書》,均是雙方平等協議一致簽訂的,是雙方的真實意思表示,不違反法律的強制性規定。金天地公司已經按照約定承接了案涉項目,在項目開發成功后,獲得了全部收益,理應支付項目轉讓相關款項。即使《項目轉讓協議》中包含土地使用權轉讓的內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國有土地使用權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九條的規定,案涉合同也應認定有效。(二)金天地公司違約給恒豐公司造成巨大損失,導致恒豐公司拖欠銀行貸款無法償還,還需支付高額利息、違約金、滯納金、罰息,故金天地公司應承擔違約責任,并賠償相應損失?!堆a充協議(三)》約定的有關1500萬元固定投資回報的條款,實際是在金天地公司嚴重違約的背景下訂立的,是金天地公司主動提出支付恒豐公司包括利息、違約金、損失賠償在內共1500萬元,屬于雙方確認的損失賠償額和損失計算方法,該金額也低于金天地公司給恒豐公司造成的損失數額,不能認為過高。(三)恒豐公司和漢壽縣人民政府簽訂的《合同書》合法有效,與本案不屬于同一法律關系,和本案爭議的事實無關。綜上,請求駁回金天地公司的再審請求。

      恒豐公司一審訴訟請求:l.判決金天地公司支付恒豐公司項目轉讓款轉為投資的本金1500萬元及固定回報1500萬元,并以3000萬元為基數,自2015年7月15日至2016年1月1日,按月利率18‰計息;自2016年1月1日起,則以3000萬元為基數,按月利率30‰計息,直至金天地公司付清上述所有款項及利息之日止。2.判決金天地公司支付恒豐公司加付款280萬元。3.判決金天地公司支付恒豐公司588萬元項目轉讓款轉為借款后的未歸還借款本金360萬元,并以360萬元為基數,自2015年4月l5日起按月利率30‰計息,直至付清本息之日止。

      金天地公司反訴請求:確認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的《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轉讓付款協議》《補充協議(一)》《補充協議(二)》《補充協議(三)》《補充協議(四)》《合同結算書》無效。

      一審法院審理查明:為了對新西套市場(土地使用權人是漢壽縣商務局、漢壽縣湘浙市場經營有限公司,權證號為漢國用(2010)第1630號)進行升級改造并對市場周邊進行棚改,2012年7月24日,漢壽縣人民政府與恒豐公司簽訂了《項目合同書》,確定項目用地面積約37.3畝,其中原新西套市場建設用地18.5畝,市場周邊擬拆遷改造用地約18.8畝,按城市商居用地規劃要求建設,總建筑面積以最終規劃許可為準。其中,市場建筑面積不低于3萬平方米,市場門面600個以上;地下停車場面積不低于1.5萬平方米,停車泊位600個以上。項目總投資約3億元(具體以縣規劃局確定的規劃指標為準)。項目建設期為四年,分兩期完成。第一期原新西套市場改造工程2年內完成;第二期市場周邊拆遷戶改造主體工程2年內完成。合同還約定:由恒豐公司做好項目的土地征收、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工作,負責項目建設的一切費用,按漢壽縣人民政府批準的用地規劃辦理用地手續,繳納出讓金,恒豐公司取得土地使用權后,對項目用地進行規劃設計,辦理用地規劃、建設報批等手續,漢壽縣人民政府則給予恒豐公司應交納的各項費用減免收取及稅收上進行財政扶持的優惠政策。

      2013年9月10日,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轉讓開發協議書》及《補充條款》?!掇D讓開發協議書》約定:恒豐公司前期投入的資金約1760萬元應以實際的票據確定為準,恒豐公司前期所有的開支金天地公司不再承擔;恒豐公司前期簽訂的拆遷安置合同應移交金天地公司繼續有效,由金天地公司負責履行。轉讓費總額雙方商定確認為2000萬元,如工程能正常開工建設,待項目開盤時加付200萬元,加付款恒豐公司拿走,也可投資本項目按月利率26‰付息;如有不可抗拒的因素造成工程不能開工時,轉讓費只能付2000萬元本金。協議簽訂之日起,恒豐公司跟蹤此項目工作一個月內,如沒有債權債務影響到項目的前提下,簽訂正式協議,金天地公司付恒豐公司900萬元,第二個月付300萬元,從協議簽訂之日起按未付款的金額與時間和月利率30‰計付利息,按月結算;余款800萬元本金待主體完成三分之二時支付,此款恒豐公司也可留用在項目里作投資,金天地公司按月利率26‰從協議簽訂之日起計息,按月結付;也可由恒豐公司自由安排轉走?!堆a充條款》明確:恒豐公司新西套市場土地產權總證業主現為漢壽縣商務局、漢壽縣湘浙市場經營有限公司。恒豐公司應承擔產權真實合法過戶到金天地公司名下的義務,其費用由金天地公司承擔,恒豐公司產權若不真實合法,所造成的法律和經濟責任由恒豐公司負責,恒豐公司已收購的產權依法據實轉戶到金天地公司名下。

      2013年10月10日,雙方又簽訂了《項目轉讓協議》及《轉讓付款協議》?!俄椖哭D讓協議》約定:恒豐公司前期為項目墊付的房產購置、置換補償等一切貨幣資金支出,金天地公司承擔2200萬元(票據金額不低于1700萬元)。其中,2000萬元義務款必須按約定期限支付,另200萬元加付款項目開盤時一次性付清,如恒豐公司不急用,也可留在項目投資,從開盤的次日算起按月利率26‰結算付息。如不能開工,墊付款金天地公司只能付2000萬元。2000萬元義務款在2013年10月10日由金天地公司支付900萬元;次月10日支付300萬元,并從2013年10月10日起按月利率30‰付息付清;余款800萬元在第一棟樓主體完成三分之二時支付,并從2013年10月10日起按月利率26‰結算利息付至恒豐公司指定帳號?!掇D讓付款協議》對本項目墊付款2200萬元付款方式又約定:一、本協議簽訂時付現金150萬元,金天地公司為恒豐公司代付欠周志良等人款450萬元。二、其余1600萬元,其中1400萬元從2013年10月10日起金天地公司每月按38萬元計息給恒豐公司,每月付1次,另200萬元待本項目開盤時支付給恒豐公司,若未支付從開盤后次日起按月利率26‰付息,按月支付。

      2013年12月10日,雙方簽訂《補充協議一》,約定:金天地公司必須按雙方2013年10月10日簽訂的項目轉讓協議確定的日期支付恒豐公司本項目墊付的義務款(2200萬元,票據金額不低于1700萬元)本息。否則按違約論處。金天地公司必須按下列方式付清墊付義務款本息及違約金:①金天地公司必須在2013年12月26日前付給恒豐公司合同義務款1200萬元;②未付清利息及違約金按雙方協議約定支付;③每月到期未付利息按本金計算。

      2013年12月26日,雙方簽訂《補充協議(二)》,明確:2013年12月10日雙方簽訂了補充協議,因金天地公司資金未到位,按違約處理。同時約定:1.2013年12月10日補充協議確定的應付義務款及違約金,金天地公司必須在2014年1月15日前付清。2.金天地公司如未按約定付清,則必須按原補充協議第4條承擔違約責任,并在3個工作日內將原來恒豐公司轉讓給金天地公司謝燦文的所有手續過戶退給恒豐公司,金天地公司退出走人。3.金天地公司如付清了義務款,則恒豐公司全力支持做好本項目,金天地公司則在本項目開盤時在原加付款的基礎上另外加付給恒豐公司200萬元(即400萬元)。

      2014年1月16日,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補充協議(三)》,明確:雙方簽訂的《補充協議(二)》,因金天地公司資金未到位,構成違約。同時約定:1.到2014年1月15日,雙方確認,金天地公司下欠恒豐公司義務款本息累計人民幣2088.22萬元(加付款另計)。2.金天地公司保證:2014年1月16日付給恒豐公司488.22萬元,2月28日前再付100萬元。3.下余義務款1500萬元,作恒豐公司入股投資新西套市場升級改造項目,不計利息。投資期限18個月,金天地公司在18個月內按1:1投資回報,即2015年7月16日前,金天地公司應付恒豐公司本金及紅利合計人民幣3000萬元整,如超過時間,則按未付本利超過的時間按月利率30‰付息,按月結算,最長不能超過3個月,否則按違約論處。4.恒豐公司入股投資本項目后,全力協助金天地公司做好本項目工作,但恒豐公司不管公司財務,不負責公司盈虧,只獲得本協議的雙方約定的固定回報本利。5.雙方簽訂的《補充協議(二)》第三條所明確的加付款合計人民幣400萬元整繼續有效,按雙方達成的加付款付款方式執行。

      2014年3月23日,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補充協議(四)》,明確:雙方簽訂的協議及補充協議(一)、(二)、(三),均因金天地公司資金未到位構成違約,經雙方再次協商約定:1.《補充協議(三)》明確的金天地公司應付給義務款588.22萬,自今日起改為借條,按金天地公司向恒豐公司所寫借條執行。2.《補充協議(三)》第3條明確的下余1500萬元義務款作固定資金回報,共計3000萬元,按原協議約定繼續執行。3.《補充協議(三)》第5條明確的加付款400萬元,經雙方協商達成協議改為200萬元整,在開盤時根據效益情況另加獎80萬至100萬(即280-300萬元),付款方式按原協議執行不變。4.本協議未盡事宜,以雙方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為準。

      2015年7月31日,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合同結算書》,明確:根據2013年9月10日甲乙雙方簽訂的《項目轉讓協議》及2014年1月16日雙方簽訂的《補充協議(三)》,2014年3月23日的《補充協議(四)》,經協商簽訂如下合同結算書:1.2015年7月15日金天地公司應付給恒豐公司義務款本息合計人民幣3000萬元整(加付款另計),因金天地公司資金未到位,構成違約,雙方確定改為欠款,即2015年7月15日起金天地公司欠恒豐公司人民幣3000萬元整。還款方式:①2016年元月1日前付60%,計1800萬元整;②2016年6月1日前本息全部付清;③2015年7月15日至2016年元月1日前,3000萬元按月利率18‰付息;④2016年元月1日至2016年6月1日止,未付本息按月利率30‰計息。2.依據《補充協議(四)》加付款280萬元整,另行計算,在新西套市場升級改造項目開盤后三天內付清。此期間內不計利息;到期未能付清,從四日起,按月利率3分計息給恒豐公司。按月結付,期限最長不能超過半年。超過半年未付清,按約定利率雙倍計息……9.約定付款到期,金天地公司不能按期還清本息,超出部分按上述約定利息1.2倍計算,付給恒豐公司,并承擔相應法律責任。10.金天地公司不得以任何理由、借口拒絕支付上述欠款本息,包括一切拆遷補償糾紛,由金天地公司全部負責,與恒豐公司無關。11.雙方簽訂的原項目轉讓協議及補充協議相關條款繼續有效。

      對恒豐公司在第一次庭審后增加和變更的訴訟請求,因一審法院在第一次開庭時曾宣布過法庭辯論終結,故在第二次開庭時,金天地公司認為恒豐公司增加的訴訟請求不符舍《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的解釋》第二百三十二條“在案件受理后,法庭辯論結束前,原告增加訴訟請求,被告提出反訴,第三人提出與本案有關的訴訟請求,可以合并審理的,人民法院應當合并審理”的規定,一審法院當庭裁定對恒豐公司增加的訴訟請求即已經改為借款的588.22萬元部分不予合并審理,告知其另行起訴。

      一審法院判決:一、金天地公司給付恒豐公司項目轉讓欠款3000萬元,并按月利率18‰支付自2015年7月15日起至生效判決確定的金天地公司應當履行給付義務的期限屆滿之日止的利息;二、金天地公司給付恒豐公司項目轉讓加付款(獎勵款)280萬元;三、駁回金天地公司除約定月利率30‰部分以外合同、協議無效的反訴請求。上述第一、二項款項均在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內付清。

      金天地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金天地公司上訴請求:駁回恒豐公司的訴訟請求,支持金天地公司的反訴請求。

      二審中,雙方當事人對一審判決已經認定的事實沒有提出異議,二審法院予以確認。

      二審法院查明:2014年9月10日,漢壽縣人民政府書面函復金天地公司和恒豐公司:“同意恒豐公司將其與漢壽縣人民政府于2012年7月24日簽訂的《項目合同書》中的有關權利和義務一并轉讓給金天地公司”。

      2015年8月11日金天地公司就“新西套市場棚戶區改造項目”取得建筑工程(前期)施工許可證,2015年8月13日漢壽縣發展和改革局準予金天地公司新西套市場一期升級改造項目備案,2016年7月8日、8月25日,金天地公司為案涉項目取得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

      二審法院認為,本案中恒豐公司與漢壽縣人民政府簽訂了《項目合同書》,按照合同約定,恒豐公司的權利是依照合同約定取得開發權益,而義務包括與項目相關的土地征收、房屋拆遷安置及補償工作,依法辦理用地手續,繳納土地出讓金,并負責項目的規劃設計、以及具體建設。恒豐公司已按照合同約定完成了部分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工作。之后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轉讓開發協議書》及系列補充協議,約定恒豐公司將漢壽縣新西套市場改造項目轉讓給金天地公司完成,恒豐公司退出項目,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之間實際形成的是合同權利義務的整體轉讓關系,即恒豐公司將其依據與漢壽縣人民政府簽訂的《漢壽縣新西套幣場升級改造項目合同書》應當享有的權利和履行的義務,概括轉移給金天地公司。該合同權利義務的概括轉移經過了合同相對人漢壽縣人民政府書面同意,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十八條“當事人一方經對方同意,可以將自己在合同中的權利和義務一并轉讓給第三人”的規定,也未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五十二條關于合同無效的規定,因此應當認定《轉讓開發協議書》及系列補充協議中關于恒豐公司將項目開發相關權利義務轉讓給金天地公司的約定合法有效。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并非土地使用權轉讓合同關系,因此,金天地公司以恒豐公司沒有實際取得土地使用權證,也沒有完成開發投資總額的百分之二十五以上,因此應當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三十八條、第三十九條的規定認定合同無效的理由不能成立,不予支持。即使認定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之間的《轉讓開發協議書》中包含土地使用權轉讓的內容,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涉及國有土地使用權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第九條“轉讓方未取得出讓土地使用權證書與受讓方訂立合同轉讓土地使用權,起訴前轉讓方已經取得出讓土地使用權證書或者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同意轉讓的,應當認定合同有效”的規定,本案中漢壽縣人民政府已經書面同意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之間的項目轉讓,金天地公司也已經實際承接恒豐公司的權利義務,并取得案涉土地的使用權,進行了項目開發,因此,應當認定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同意土地使用權轉讓,案涉合同辦成認定為有效合同。金天地公司與恒豐公司簽訂《轉讓開發協議》后,一邊推進項目的具體開發工作,一邊不斷與恒豐公司簽訂《補充協議》,就相關款項的延期支付達成新的意見,在項目開發后,又以合同無效為由拒絕支付《項目轉讓協議》項下相關款項,也違背誠實信用原則。

      綜上,二審法院認為金天地公司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應予駁回。二審法院認為一審判決認定基本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應予維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規定,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本院再審查明的事實和一、二審查明的事實一致。

      本院認為,本案再審的爭議焦點是:1.金天地公司與恒豐公司簽訂的《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的效力認定;2.《補充協議(三)》中有關1500萬元固定投資回報條款的性質和效力認定;3.本案是否應當追加漢壽縣人民政府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對此,作如下分析:

      (一)關于金天地公司與恒豐公司簽訂的《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的效力認定

      原審查明,漢壽縣人民政府于2012年7月與恒豐公司訂立《項目合同書》,約定由恒豐公司對漢壽縣新西套市場進行改造開發,建立以市場功能為主體,包含地下停車、高層商居的現代綜合市場。之后,恒豐公司分別于2013年9月和2013年10月與金天地公司簽訂《轉讓開發協議書》和《項目轉讓協議》,約定將恒豐公司開發的前述項目轉讓給金天地公司,漢壽縣人民政府對項目轉讓書面表示同意。此后,金天地公司對項目進行升級改造,并于2016年12月18日開盤銷售??梢?,恒豐公司與金天地公司簽訂的《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是將原《項目合同書》項下的權利義務概括轉移給金天地公司。

      金天地公司主張,因《項目合同書》屬無效合同,故轉讓該合同的《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亦應無效。對此,本院認為,《項目合同書》不是無效合同?!俄椖亢贤瑫芳s定,恒豐公司做好項目的土地征收、房屋拆遷安置補償工作,負責項目建設的一切費用,按漢壽縣人民政府批準的用地規劃辦理用地手續,繳納出讓金,恒豐公司取得土地使用權后,對項目用地進行規劃設計,辦理用地規劃、建設報批等手續。從該合同約定可見,漢壽縣人民政府只是將案涉項目的升級改造的主體地位授予恒豐公司,并未通過該合同將土地使用權直接轉讓給恒豐公司,恒豐公司取得土地使用權還必須依法辦理用地手續。同時,該合同也沒有否認漢壽縣人民政府是對外拆遷安置補償的義務主體,而是強調作為項目開發主體的恒豐公司需承擔項目建設的一切費用。因此,《項目合同書》并未違反《中華人民共和國城市房地產管理法》第十三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城鄉規劃法》第三十八條和第三十九條、《招標拍賣掛牌出讓國有建設用地使用權規定》第四條、《國有土地上房屋征收與補償條例》第四條和第五條的相關規定。既然《項目合同書》是有效合同,該合同的轉讓又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八十八條、第八十九條有關合同概況轉讓的相關規定,故《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有效,金天地公司由此取代恒豐公司成為《項目合同書》中的項目開發主體。金天地公司主張《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等系列合同無效,無法律依據,本院不予支持。

      (二)關于《補充協議(三)》中有關1500萬元固定投資回報條款的性質和效力認定

      原審查明,2013年10月10日的《轉讓付款協議》明確約定,恒豐公司前期為項目墊付的房產購置、置換補償等一切貨幣資金支出,金天地公司承擔2200萬元。2013年12月10日的《補充協議(一)》約定,金天地公司應在2013年12月26日之前付給恒豐公司合同義務款1200萬元。2014年1月16日的《補充協議(三)》約定,因金天地公司資金未到位構成違約,金天地公司累計欠恒豐公司本息2088.22萬元,金天地公司保證當日付488.22萬元,2014年2月28日前再付100萬元,剩余1500萬元作為恒豐公司入股投資新西套市場升級改造項目,不計利息,投資期限18個月,金天地公司在18個月內按照1:1投資回報付給恒豐公司固定紅利,2015年7月16日前付本金及紅利3000萬元,恒豐公司入股后,不負責公司盈虧。2015年7月31日的《合同結算書》約定,根據《補充協議(三)》,金天地公司于2015年7月15日欠付恒豐公司義務款本息合計3000萬元整,雙方確認該款改為欠款,即金天地公司欠恒豐公司3000萬元。另,一審法院已告知恒豐公司就金天地公司于2014年2月28日之前應付的588.22萬元另行起訴。

      由此可見,恒豐公司主張金天地公司支付項目轉款本金3000萬元,是根據《補充協議(三)》由1500萬元欠款作為投資款在18個月內按照1:1投資回報計算而來。從投資款的性質看,投資人一旦將資金入股投資到公司的經營活動之中后,就必然承擔相應的投資風險,不能只享受固定收益而不負責公司盈虧。本案中,雙方約定將1500萬元欠款投資入股,還約定恒豐公司只享受固定投資回報收益,不負責項目盈虧,這種資金入股的收益模式顯然不符合投資款的性質,而屬于借款的性質,故該1500萬元應認定為名為投資,實為借貸。協議約定的18個月內1:1的投資回報屬于對借款利息的約定,1500萬元本金在18個月內的利息為1500萬元,即構成《合同結算書》確認的欠款本息共計3000萬元?!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二十六條第一款規定,借貸雙方約定的利率未超過年利率24%,出借人請求借款人按照約定的利率支付利息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本案中,1500萬元本金在18個月內按照1:1計算出的利息顯然已經超過了法律保護的借款利率上限,超過部分不應保護。在金天地公司就該條款提出無效主張的情況下,本院宜對1500萬元本金產生的合法利息予以保護。因此,1500萬元項目轉讓欠款的利息,從《補充協議(三)》出具之日2014年1月16日至《合同結算書》所結算的付款前一日2015年7月14日按年利率24%計算。從2015年7月15日起,則按照原審確定的月利率18‰計算。

      (三)關于是否應當追加漢壽縣人民政府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的問題

      本案審理的基礎法律關系是金天地公司與恒豐公司簽訂的《轉讓開發協議書》《項目轉讓協議》而形成的項目轉讓合同關系,金天地公司取代恒豐公司地位與漢壽縣人民政府建立的合同關系是另一層法律關系。至于金天地公司向恒豐公司支付的項目轉讓費用,是否應在金天地公司向漢壽縣人民政府支付的土地出讓金中抵扣,應由金天地公司和漢壽縣人民政府之間另行解決。因此,本案無需追加漢壽縣人民政府作為當事人參加訴訟。

      綜上所述,金天地公司的再審申請部分成立,本院依法予以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零七條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二項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撤銷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7)湘民終471號民事判決;

      二、撤銷湖南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湘07民初17號民事判決第三項;

      三、維持湖南省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湘07民初17號民事判決第二項;

      四、變更湖南省常德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湘07民初17號民事判決第一項為“湖南金天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給付永州市恒豐房地產有限公司項目轉讓欠款1500萬元,并支付該款從2014年1月16日至2015年7月14日按年利率24%計算的利息,以及從2015年7月15日起至生效判決確定的支付之日止按照月利率18‰計算的利息。”

      五、駁回湖南金天地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永州市恒豐房地產有限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上述付款義務,當事人應于本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十日內付清。如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應當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本案一審本訴案件受理費205800元,由恒豐公司負擔94116元,金天地公司負擔111684元;反訴案件受理費100元,由金天地公司負擔。二審案件受理費205900元,由恒豐公司負擔94116元,金天地公司負擔111784元。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判長  王毓瑩

      審判員  陳宏宇

      審判員  曹剛

      二〇一八年六月二十五日

      書記員  謝松珊

       

       

      免責聲明:本網部分文章和信息來源于國際互聯網,本網轉載出于傳遞更多信息和學習之目的。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立即聯系網站所有人,我們會給與以更改或者刪除相關文章,保障您的權利。

      欧美成年性h版影视中文字幕_手机上能看的2020免费的网站_亚洲第一a在线网站_女人下部被啪流水视频_无码男同gva片在线观看_人妻无奈迎合粗大